【草堂】

我的安歇地~我的避风港~我的充电站~我的爱之家~

2019年5月20日星期一

回来了~

关闭部落格是2015年的事情,2016年我遇上人生最重要的导师,我用了三年的时间专注在修行上,这三年里,我给自己一个交代,一个完整透彻,观心的一个旅程。很不小心,我变成了百人读书会的主持人。

2019年,我重新回到这里,这个启发我写作能力的地方,心里戚戚焉,鼻子酸酸的。

我回来了,我想要安静回到这个只有自己的地方,安静的和自己的内心对话。



2015年3月5日星期四

亲爱的自己

“当一个婴儿呱呱落地时,他的将来、前途、生活、性格及心理都和爱有关系。他在怎么样的家庭中成长,就是怎么样的人,所以我要推广爱的教育,把爱心传播到各个角落。我要当一名——教师。”

以上这段文字,是朋友通过whatsapp寄给我的,其实是一张我亲笔的字条,因为字体太不堪,不方便面世,当年我十六岁。

当我看见这段文字时,嘴形马上变成o形。我怎么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这种想法?其实在我的家庭里谈不上“爱”。因为这个缺憾,才让我有了这个想法,希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里让其他孩子可以快乐一些。

我是在呼喝声中长大的孩子,却没有因此而适应呼喝,我排斥所有的噪音,尤其是家人,我认为家人和家人之间不应该使用语言伤害彼此。虽然妈妈常常说我小器,可是我从小就坚持,我没有顶嘴不是因为我认错,而是无声抗议,要说话请好好说,不要大声吆喝。小孩犯错了不应该只有责备,他们渴望的是多一份理解与关爱。

在网上看见《爸爸去哪儿大电影2》的预告片,一看见曹格的四岁女儿Grace“姐姐”,眼泪就不停的滑下,湿了衣襟,次次看次次哭,原来我跟“姐姐”一样爱哭。因为失去安全感,又无能为力扭转局势,只有哭。

友人今早问我要不要去参加三月份的儿童导师营,槟城。我问了问导师名单后就拒绝了。教育啊……好比用餐,我喜欢西餐,你喜欢中餐,我可以尝试中餐但我未必次次中餐,我虽然喜欢西餐,但我未必会把薯条塞进你的嘴里。教育的理念和方向不同,很难达到共识,更何况是南雁北辙的东西方。

教育这个课题,所闹出来的纠纷从来没有停止过,大家最好各办各的,互不干涉与打扰。当然,我提倡爱的教育不代表我不打骂小孩,这世上还有中庸两字,一切刚刚好,不能太多也不能没有,还得看情况做出不同的调整。所以在教育里,从来没有任何标准可供参考,一切都得变通。

中午和一位前辈午膳,她问我假如有能力想干些什么?我想了想说:办教育吧

亲爱的孩子,假如看见这篇文字,请拍拍自己的肩膀,鼓励一下自己。
人生这条路偶尔没有人理解,只要信念在,微薄些也没关系,至少足够走完这辈子。

我永远都在。



爱你的,

郑老师上



2015年3月3日星期二

启动whatsapp

昨天去处理手机,把无法上网的手机还给弟弟之后(其实也是智能手机,是自己不会搞),随后给了我一个iPhone,因为iPhone的simcard比较小,我得自己跑手机店一趟,我懒得处理这些,手机上不上网对我影响不大,虽然朋友们期待我赶紧whatsapp,可是我心里老觉得天天按手机传信息很麻烦,况且我手指不灵活,常常按错传错,加上我工作时是绝对不上网的,担心自己会分心,其他人也许能一心二用,但是我却不太行,回到家里还有脸书或messager可以联系。我不担心别人说我跟不上潮流,我的生活不太需要这些。

前天去探望琦之后,心里一直挂着这个问题,她目前没有工作,孩子今年上一年级,她一个人待在家里会被闷坏,丈夫担心她在家里会有危险,安装了CCTV监视她在家里的一举一动,虽然家婆老远从马六甲来这里和他们一起住,可是老人家自有老人家的脾气,加上琦现在的状况,根本沟通不来。

看她已经会用whatsapp传信息,心里好不开心,她说短的还行,太长她看不懂。于是,第二天马上去处理手机,但是还是得跟大家说清楚,我的电话还是没有data,回到家才跟大家whatsapp,或早上出门前跟大家whatsapp。

昨天中午已经启动,试着和几个朋友联系,操作起来还算简单。今天进入第二天,一切看起来都顺利,只要传给琦的信息句子不太长,减少中文,多用英文,让她重新开始学习。

听她们家丈夫说,琦的一小部分脑细胞已经不能恢复,为了开发新的脑细胞,当他给孩子听写的时候,琦也一起听写。

因为琦,他的头发一下变得花白,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让人看了心里难免戚戚焉。

之前和琦沟通都得靠猜,好比猜字谜般辛苦,“爸爸”和“妈妈”还常常颠倒和搞错,大家猜到筋疲力尽,也担心她自尊心受损,现在用whatsapp感觉好多了,联系起来障碍范围变小。

通过whatsapp,但愿能帮助琦拼凑一些英文字母。

~~需要补充的是……我这大象脚按手机,真的很吃力,这次算是牺牲小我了,噗~

2015年3月2日星期一

记录昨天

开心,因为昨天和几个老朋友见面,虽然一路都堵车,回程中甚至迷失了方向,还兜了好大一个圈,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11时了。

感恩老天,琦的状况一天比一天好,表达能力越来越强,虽然我一直觉得她有够冤枉的,没事去给医生抽什么样本,一抽马上中风,事隔那么久了,还没完全康复,看来是很难康复了。这些日子被思念充满,却不敢打电话给她,怕自己听不懂她的咬字发音,电话另一头会焦急,用短信也怕她看不明白,需要麻烦先生代读。

分离时,她在我身后拍了两下手,我转身看她,她离我大概三步的距离,正向我摊开双手索抱,我上前和她拥抱,心里五味杂陈:“要好好照顾自己,健康很重要。”

我下次去看她,打算买一个念佛机,让闷在家里的她能平安喜乐一些。

另一个好姐妹——如诗,依然那么美丽可人,我一直无法忘记当年她转来我们学校时的情形,当时我一眼就迷上了她,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我跟他们家的小孩说:“你记得跟爸爸说,妈妈当年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呢!”

用餐时,我一直喊她“女神”,希望天天看小孩的她能够找回昔日的自信与美丽。

芳,一个弄丢了十几年的朋友,不小心又捡回来了,也得感恩她这两年常常充当我的司机,只要摇一个电话过去,刚好她没事忙,通常都愿意陪我找路。昨天一路塞车,心里很过意不去……

感恩还肯珍惜的朋友,爱你们❤️

2015年2月22日星期日

天之使者

 photo DSCF1951_zpscaee9408.jpg

一气呵成

做了九只天使,祝福草堂,祝福天下

祝福所有我在乎的人
祝福所有在乎我的人

因为你们,所以精彩

因为爱护,所以温暖


running man

年假中,我们家小妹问我有没有看running man这个节目,我知道是韩国有名的电视综艺节目,小朋友们都好喜欢看,体育节时都喜欢玩这个游戏。

其实我一次都没看过这个节目,只听小朋友讲解过,可是还是一头雾水。小妹竟然也能追看一百多集,我看她只身躺在床上一个人傻笑,于是顺便躺下去,想弄清楚她到底在笑什么。

有一个环节我非常熟悉,那就是撕名字,看见下图那几个人吗?他们就是在彼此拉扯着对方,要把对方贴在身后的名字给撕下来,被撕名字的人就算淘汰。


 photo e9724344433d75ebd2cd131b3ffb4299_zps1abaf086.jpg


还有下面这张:
 photo B1245_039_15040677_zps0ac1bfb0.jpg

我记得当时看见小朋友们很专业的把自己的名字贴在身后,然后就开始到处乱窜,彼此拉扯着,我紧张得不得了,以为他们在打架,赶紧跑上前去劝架:“放手!放手!不可以那样扯衣服!”

没有人理睬我,他们放手之后继续跑,跑到比较远的地方继续扯……

我站在一旁好不紧张,我担心被其他老师看见,然后又去校长那里告状,我站在远处不断地喊:“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那样玩,斯文一点!”

可是依然没人要理睬我……

我只好坐下来唉声叹气,刚好身边坐着一位生病的小朋友,我喃喃地道:“他们为何要玩到那么粗鲁?待会儿受伤了怎办?我会接到投诉的……”

那位生病的小朋友说:“老师,这个游戏就是这样玩的,不会有事的。”

我个人倒觉得没什么,就算真的起了冲突又如何?小朋友绝对能从冲突中摸索相处之道,他们必须经过这个过程,跌倒了爬起来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偏偏,常常在我上体育课时,看见其他老师过来教训正在体育的学生,我站在远处当着没看见,之后会有学生跑过来跟我说,某某人的妈妈把他们臭骂一顿,然后坚持要我为他们评评理,主持公道。

我只好对那某某学生说:“你妈妈不喜欢你玩追逐游戏,你可以玩别的游戏,就不要追逐嘛……”

“可是我想和大家一起玩……” 她说。

很多时候,在人群中得不到理解是一件痛彻心扉的事,不能和同伴玩在一起何尝不也一样?

让小孩自然的和朋友相处,让他们做喜欢的事,童年一晃就过,让他们开心一些,老来可以回味,不好吗?

跌倒了,爬起来,擦干眼泪,继续跑,天塌下来当被盖。

(话说我那长不大的小妹,笑点很低,每个环节都可以自己看自己笑,我陪她笑了一集之后就呼噜去了……)


2015年2月14日星期六

天上的爷
我想给祢写封信
一封寄给天上的祢的信

祢曾劝我无数回
我却顽固不宁

一次
祢说,别惹事上身
我怀疑祢的动机

再次
祢说,快走
我依然无动于衷

三次 四次 五次 七八次
祢一次一次的劝化
我一次一次的耳背

祢清楚我最禁不起哪种考验
祢知道哪个坑洞绊倒我后
永无翻身之地

祢慈悲 祢疼爱
我无知 我懦弱

最尊贵的祢
能否把我领养
把我留在祢身边
永远不离弃

最权威的祢
能否擦干我脸上的泪水
把我的悲伤埋葬
甚至焚化

我不坚强
祢是知道的

祢都看在眼里了
看见了


2015年2月12日星期四

昨天傍晚坐在客厅里等客人,家里会有客人来,于是先把大门开着,免得客人来的时候叫门(我家没安装门铃)。正当自己在客厅里忙着之时,听见门外“碰——”的一声巨响,我赶紧把头伸出去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见一个妈妈正转头往身后看一眼,霎间的零点一秒,她看见我伸出去的头了,之后又不当一回事的走开,后面跟着他们家的三个儿子。

直觉告诉我,我的花盆掉了……。

但我没马上开门出去处理,等客人来的时候,马上向我报告说走廊上的两个花盆掉在地上了,满地都是泥土。

我心里好纳闷,前几天,我的薄荷树无缘无故被人拉扯(说是“薄荷树”是因为已经有两尺高了),我还没走到家门,从远处就看见那些散落满地的薄荷叶,心里好不难过。而昨天,同样的事件发生了,我的两个花盆被弄掉,为何这几个滋事者可以视而不见、转身就走?三个他们家的孩子惹出事来,身为妈妈的一声不吭没叫孩子处理一下?

之前也有小孩在走廊上骑脚踏车,那男孩也不小心的碰倒了我的花盆,但他懂得把植物放进花盆里,再把花盆放回原处,留在地上的只是一些没办法抓上来的泥土。当时我心里没有难过,反而感谢那个懂事的男孩,心里倒是觉得是自己的花草妨碍他骑脚踏车了。

我想告诉昨天的那位妈妈:你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

而我,也得自我调整一下。首先,走廊上不能种花植草,这个是我不对,假如是我的花草阻碍了他们的去路,使到他们不悦了,其实他们还可以使用另一道走廊,同样可以回到家,大可不必这样糟蹋我的花草。

也许他们不欣赏我花费心思和心血的花草,不懂得赏心悦目我也不强人所难,请直接走过去便是,何必这样沾花惹草?

我想过,我是不是应该把走廊上的花草清光,让大家有一条更干净和宽敞的走道,可是看看其他住户也同样在走廊上种植花草,为何偏偏是我家的花草阻碍了他们的走道?

这好比上网写部落格般,写着写着,却被路过的网人讥笑和调侃,甚至吹口哨调戏。
庄重自己是每个人的责任,为何要把一个人逼到无路可退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由,我纯粹喜欢种植花草,于是我种植花草,假如妨碍了,麻烦一下,请绕道而过吧。我纯粹喜欢写写生活和抒发,假如我的文字让你觉得可笑了,那也请绕道而过吧。